文档详情您当前位置:名医专访 >中医硕士抗癌研究院 — 施汉斌

中医硕士抗癌研究院 — 施汉斌

佚名    ●    权威发布    ●      15

       中医硕士抗癌研究院—施汉斌微信咨询热线15862858975本院执照全名是:北京施汉斌疑难病中医研究院。   证照中医实话实说要民知      健康咨询微信15862858975万岁思想人间有,万岁之人没见过,百岁老人很少见,尽责医生人

中医硕士抗癌研究院 — 施汉斌



中医硕士抗癌研究院 — 施汉斌



微信咨询热线15862858975

本院执照全名是:北京施汉斌疑难病中医研究院。


      证照中医实话实说要民知

            健康咨询微信15862858975


万岁思想人间有,万岁之人没见过,百岁老人很少见,尽责医生人间有,包治医生全球没,抗癌治癌重在防,扶正祛邪是中医,双双同杀是西医,正常细胞全杀光,真是有益癌细胞,癌菌转移恶化多,双双杀害不要命,脏腑退化难阻挡,老弱癌病化死多,抗癌中医并不多,抗癌中药知不多,临床发现问题多,只为私利来嫉妒,医术嫉妒害大众,临床实例见得多,苏州一院有实例,假冒抗癌老中医,家住启东园陀角,连兴港村周兴妻,身患肺癌上海治,化疗半年找中医,找到这院看中医,肺癌中药方中没,中西结合敢嘱咐,三月患癌进冬死,中国癌病世第三,根本原因在其中,历史中医反双杀,人生一次无二次,须重视人生寿;望问闻切来查癌,癌症方位基本定,西医查癌靠仪器,远离仪器难决定,仪器都有折旧期,折旧仪器误差多,中西查病互来补,千万不要互嫉妒,否则就会害病人,中医历史五千年,西医历史七十年,西药进国事故多,医疗事故一发生,官官相护会来护,医院腐败病人灾,非命死亡不如狗,医院为钱查病误,误导查病骗人钱,医生都会临床学,为了钱字不会用,人财二空害民众,医生家属患了病,骗钱方法不会用,事从西药到中国,医疗事故处处有,中西嫉妒抢病人,医术提高难靠妒,真实医术难提高,癌病死于嫉妒中,生活本来是感觉,中药用后感觉好,再到医院再体检,反而数计再增高,说明问题有三种,仪器拆旧有问题,操作规范有问题,思想品德有问题,怕品德出问题,法律法规无人守,骗钱诊断吵架多,医疗事故官官护,典型实例各地有,人民大众苦难言,临床四十见得多,好坏就看实际行,健康益寿都需要,中医治癌兼标本,西医治癌双双杀,中医诊断免费搞,胶囊用药是基础,危重病人加汤药,抢救汤药收方费,随症加减天天变;西医诊断收费搞,诊断项目搞,自由选择顺你找,生活人间用钱多,望问闻切定做丸,电费人工加折旧,合法药差也加上,抗癌研究很艰苦,合法收费还嫌高,这种情况在增多,中医吃饭从何来?苏州小孩白血病,二个多月走六院,没有医院定病位,体检抽血五十管,五十毫升是每管,体检用血五毫升,体温一直四十多,六院报告一大梱,不吃不渴靠吊针,七岁小孩皮包骨,肝脾肿大很难受,胃肠淋巴全感染,蠕动起来就会疼,六院诊断都无果,实在无法上网找,本人诊孩是血癌,慢淋血癌是病名,汤方胶囊一起上,汤方天天随症变,11月下旬始用药,11月28能喝粥,孩子体温尽正常,便中引血已消除,孩子可能有希望,医院病名无法定,望问闻切就能定,医院临床学无用,仪器可以多骗钱,民众不懂受骗多,“东亚病夫”原外号,医院腐败不解决,新的外号就会到,“病夫国家”新外号,病号家庭谁想要?值得要深思。抗癌中医施汉斌,证照齐全硕士生,是个江苏启东人,家住启东园陀角,连兴港村位三路,协兴桥东北二家,山头证照是我家。


中医硕士抗癌研究院 — 施汉斌


证照中医的艰难经历

一部,市乡秦李腐败法治经过

本人施汉斌,是江苏省启东市园陀角人,直接联系手机号15862858975,残疾证号是32062619570125441143B,因为我从四岁就开始残疾失去劳动能力,所以我是一直生活在社会的岐视之中,当时只有在启东市原残联书记许长春同志无私的帮助下,我的中医学业才得到毕业,从中医药研究稍有成就后,就开始医术之间的嫉妒斗争,记得在九二年是和寅阳镇不懂医术的卫生院长李朝庭,当时有个精神病患者在人别人的介绍之下来叫我诊治用药,用完第1次方药后感觉有明显效果就再次过来复诊,因为精神病医院这边没有菜市场,所以病人家属要求到寅阳医院买中药,就被李朝庭发现后对病家说:这张处方要吃死人的,作为不懂医学的病人家属就过来和我理论,我就领着他们到所谓的院长那里理论:今天我不是过来骂人的,我只想让李院长说出这处方的药理作用,当时医院有三个当家人,是李朝庭、陆永昌、施克,可是这三个当家人都无法说出中药处方的药理,让全场所有的民众大笑了一场,因为他背后有腐败靠山秦建康,所以他就利用手中权力,每年多次动用当地的派出所、工商所、卫生局,在方法上都没有抄家清单,随意侵犯我合法权益,记得在二零零一年秋天的一次,发动派出所前来非法抄家都没有扣押清单,结果激怒了当地民众大约有五六百人,事情发生地址是在启东寅阳江夏,这些民众为我这个站立不稳走路困难的残孤人吃饭问题而着急,就把派出所的执法警车扣押下来,但李朝庭的靠山是秦建康,所以还是被抢了本院长临床用药研究日记四本等东西,直接违背了国家《知识产权法》中相关条款,贪官都用手中权力侵占他人财物;在零二年秋天用国家法律条款写在硬纸上,拿到卫生局门口,就有不少民众纷纷咒骂当地卫生局领导人,同时又有不少市民送钱送吃让我生存下来,当时汤局长就问我:施汉斌你是一个中医小门诊,你有多少能力来解决医疗事故的赔偿?我就马上回答说:在五千多年历史的中医临床中,都经过望问闻切后随症加减用中药,有多少人当天用药死亡的医疗事故?自从引进西药后各地医院每年当天死亡的医疗事故发生率高,你去深入调查过吗?难道病人到医院就为医疗事故的经济赔偿?如果换成你们在医院是需要疾病康复,还是要医疗事故的经济赔偿,在二则之间你们是如何选择?后来我把各类法律条款寄往省和中央和相关机构,后就得到省和中央的准确处理意见的通知,要我到卫生局面谈此事,说明省和中 央对残孤老人中医药研究十分重视,但是启东卫生局对我说:省和中 央处理意见还不如擦屁股的破纸,可想而知地方政府对残孤人的歧视是都么残酷,当时秦建康市长对待残孤人如此非法猖狂。    

作为一个没有国家生活补贴的残孤人,能活到现在真是非同一般的不容易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》条款中第四和第五条的法规。同时也严重违背《人生权益法》中第二章第八条规定、《国家民法通则》中第一章第二条规定、《残疾人保障法》中第一条和第十条规定等等条款。我这残孤老人合法的自强不息艰苦奋斗有错吗?收去我所有的临床研究日记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发的证书等证书,是违背《科技进步法》中第五条规定和《知识产权法》相关条款,当地政府就这样支持和鼓励残孤老人自强自立的中医科技研究,我为了病人的用药方便,更是为了我以后的生存,所以敢于挑战疑难病的诊治研究,就经历了风风雨雨的长征之路,曾经的我在这场持久的残酷斗争中自杀过多次,因为我无法用体力劳动养活自己,迫得我原妻不得不打胎,妻离子撒家破人亡,现在我还是孤独一人,本院长能走今天特别的不容易。   

   根据《残疾人保障法》中相关条款的第一章第十条;第四章第三十四条;第五章第四十四条、第四十五条,他们直接违背了国家这些相关法律,有腐败的地方必有反抗的人民,人民反腐只为有个合法的正常生活,党员干部好比社会上有担当的男人,它是社会的正能量!如果对腐败蚊蝿的仁慈,那就等于对受害者的残忍!这个官官相护的贪官虽然得到法办了,但我这个残孤老人走到今天实在特别不容易。


证照中医的艰难经历

第2部,揭露园陀角李平的腐败真相

本人施汉斌,是江苏省启东市园陀角人,直接联系手机号15862858975,残疾证号是32062619570125441143B,与秦建康和李朝庭腐败官员内里斗争十五年左右,后得到了省卫生厅和中央卫生部的准确支持,有省电视台和央视采访作证,但后来又受到江苏省启东市园陀角管委会,执法大队长兼村支书李平残酷欺压。在自强不息残孤人身上狠下毒手,利用手中权力无法无天的典型实例,可以说雨天不涨晴天不缩,在合法事业中求生非同一般艰难。

这个残孤老人生活特别艰难的,残孤人与执法大队长李平是同村同组,因为站立不稳没有劳动能力,残孤人原来有个生活依靠的父亲,可是在高中毕业后不到二年父亲因食管癌就离开人间,当时家中还有一个残疾的母亲,老母亲后在94年因直肠癌也离开人间,这时候残孤人需要基层干部帮助的时候,但李平这个腐败官员再让残孤人雪上加霜,在九七年就把残孤人吃饭粮田都被没收,非法没收吃饭粮田十六年之久,直接损失一万多元,难道残孤人连吃饭的合法权利都要没有吗?直接违背《人生权益法》、《宪法》、《残疾人保障法》,这是一种严重的侵权行为;

这不算在连兴港村要拆本小队盛家死亡老人旧房时,这个腐官李平在这个时候的一天上午八点三十分,来电要拆残孤人的居住房子,残孤人当时就问:以后住在哪里?腐官李平说:叫残孤人在河角边自己重建房子,腐官为何要赶出残孤人本小队?腐官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动机又是什么?这个事情如有瞎说残孤老人愿意负法律责任。

在2015年5月13号中午,因与医术之间嫉妒斗争,惊动了寅阳镇工商和市场管理单位,把五千多年中医望问闻切后的随症加减定做中药胶囊,说成是非法经营药品来处理,就动用了和合工商领导人石建涛和郭洪琪等十多人,在执法大队长的带领下过来非法抄家,为何肯定工商和市场管理单位是非法抄家呢?第1不作深入调查,第2抄家到的东西不敢写到清单中,如二张银行卡、生活用品、中药粉碎机、及所有的荣誉证,其中的中药粉碎机致今没有还给这个自强不息的残孤老人,直接违背国家《宪法》、《人生权益法》、《荣誉证和勋章法》、《工商行政管理法》、《公务员法》等法律中的相关条款,李平执法大队长带领工商过来抄家并不怪他,但须怪他在事后做了腐败动作,就是在当天傍晚五点半左右,腐败执法大队长请来同组施洪飞、蔡玉、蔡锦香三个人过来,其中二人是中共党员,说了一字不错的同样话:“今天李支书为你的事情帮你电话打到手机发烫”, 如果李平官员站在社会正能量一边,那三个人先后过来说相同话题目的是什么?动机又是什么?相信有觉悟的民众都会明白!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在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号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,李平又过来说要残孤人补办二张银行卡,当时要李平执法大队长回答二个问题:一是补办银行卡目的是什么?二是补办银行卡的动机又是什么?可是执法大队长李平没有回答转身就走了,这就是园陀角执法大队长李平,和工商官官相护想远离法律责任的动机,无法无天欺压自强不息的残孤人。   

这个园陀角管委会执法大队长,在2016年3月中旬的一天,请了二个工作人员开着一辆黑色汽车过来,直达死亡多年的孙士林家拍旧房,拍好旧房照片后直接过来要残孤人签字,当时在场民众直接问:为何要叫他来签字?二个工作人员直接回答说:要帮这个残孤老人修旧房子,在场民众提出也要帮助修房时,工作人员回答说:你们不符合国家帮助修旧房政策,在场的民众又说:这旧房子是孙士林的已经死亡多年,这时候二个工作人员就转身走了,非法事情暴露后园陀角管委会帮助李平解释为:“他们过来帮助孙家拆旧房子,因为旧房面积不够需要残孤老人商量一起拆旧房”,问题是要残孤老人和孙家一起拆旧房时,那为何不拍残孤人的旧房?再说孙士林儿子陈忠相为何不在签字现场?园陀角管委会这样解释合法吗?后园陀角还是给残孤人寄去扣上所谓的子虚乌有罪名信件,腐败官员的无事生非逍遥法外,到了2018年九月贪官李平就把孙家旧房拆了,实在无法理解死亡老人旧房面积还能长出一倍之多,这个问题又说明了什么?更是说明了李平腐官的无事生非,官官相护来欺压自强不息的残孤人。

在2018年10月执法大队长李平,请来二个城管人员开着白色汽车过来,把残孤人山头上合法执照牌子铲除,当时残孤人就问城管二个工作人员:为何要铲除这个合法牌子?城管人员直接回答:“你的牌子影响到市容”,当时就问:在启东所有合法牌子是否都要铲除?他们是不是也要影响启东市容啊?非法事情暴露后园陀角管委会解释为:合法牌子没有政府机构的登记,这个残孤人很想知道国家工商总局是不是中国政府的合法机构?江苏启东园陀角执法大队长,就这样违背国家法律,百般刁难自强不息残孤老人合法权益,明目张胆阻挡残孤人事业不算,还要晚上来偷删残孤老人合法牌子,残孤人后来只能安装监控。江苏启东园陀角管委会的官员还是逍遥法外。

党中 央能把农村基层的建党初心重新回来吗?


中医硕士抗癌研究院 — 施汉斌